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社会民生

赵保亮:“不能让马鞍制作手艺失传”

作者:符平 来源:红河日报 2018-10-12

赵保亮在制作马架

  坐落在金平县沙依坡乡土马村委会土马新寨公路旁的马鞍、马架加工小作坊虽然很小、很简陋,但在周边地区却非常有名,甚至在周边几个县都很有名气。这个小作坊的主人叫赵保亮。记者看到他时,他正在用小巧的推刨打磨弯曲形马架立杆。作坊里堆着各种制作马鞍、马架的木料,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工具散放在操作台上。几个刚加工完成或正在作最后光滑处理的崭新马鞍、马架摆放在地上。

  偏远少数民族地区因山高坡陡,沟壑纵横,地形复杂,千百年来,人背马驮是这些地方的主要运输方式,山间林响马帮来已经成为这些地区的生产劳作常态,因此马鞍、马架是用马搞运输的一种必不可少的工具。马鞍是直接罩在马背上使驮运货物不致磨伤马背的“内罩”,而马架是紧扣于马鞍上且能随时可取下、扣上的“外罩”,而货物就固定在马架上。骡马驮运货物,马鞍、马架是一组配套工具,缺一不可。因为马的个头大小、体型不一,马鞍、马架的结构需与骡马体态背脊形状相吻合,而且要起到稳固承载货物及保护马背的作用。因马鞍、马架加工是个“慢工出细活”的行业,其结构精巧奥妙,工艺复杂,技术要求较高,导致技艺传授困难,做此行的收入也低,所以这一行业匠人逐渐减少,甚至有失传危险。

  李保亮今年60岁,中等个子,身体略瘦,但手脚却十分灵巧有力,他做的马鞍结实耐用且光滑美观,优秀的产品品质,使他的手艺声名远播,除金平县外,周边的元阳、屏边、河口等县的赶马哥也都来他这里订坐或购买马鞍、马架。

  赵保亮做马鞍、马架的手艺是祖传的。赵保亮的父亲赵自能和爷爷赵正才都是当地盖房、打家具、做马鞍、马架的高手。赵保亮自小在木工架旁玩耍长大,他耳濡目染,早已爱上这门手艺,加上良好的悟性和勤奋好学,成为大人的好帮手。赵保亮的父亲赵自能是附近二三十里小有名气的木匠,赵自能将父亲赵正才传给他的做马鞍的手艺发杨光大,其做的马鞍远近闻名,销路很广。在学习木匠技艺中,赵保亮最喜欢的是工艺难度最大,式样奇特的马鞍、马架制作。在马鞍、马架的结构中,部件结合靠的是公、母榫相扣,有几处是暗榫、暗眼,而榫头榫眼多半是30多度的斜形榫,要求榫头对榫眼毫厘不差,必须一次性锁紧严丝合缝;马鞍上的马背贴板曲面要求更高,其大小曲面尺寸要与这匹骡马背脊形态匹配吻合,在不伤骡马皮骨的同时,还要达到合体舒适。

  赵保亮在摸索制作鞍架骨弓、曲面、暗榫、斜榫、扣槽等方面下了大功夫,在父亲传承教导的基础上,他不断摸索改进,做到精益求精。马鞍、马架制作成为赵保亮乐于继承且倍感自豪的绝枝,近20年来,他已能将订货人牵来的骡马看一眼,就能做出既漂亮结实,又合体舒适的配套马鞍、马架。一生爱上马鞍、马架制作的赵保亮,他以契而不舍的进取精神,追求着“精益求精,好上加好”的工匠品质、把“传承技艺、提高品质”作为终生的追求。外观上,他力求光滑漂亮。内质上,他讲究结实耐用。他说:“马鞍品质的好坏,除做工精细外,原材料是质量的第一保障,这些麻栗、老红栗、青刚栗、木质坚韧,木肉细腻,用这样的木材做出来的马鞍、马架才能达到又好看又耐用,才能让这些赶马哥们用着放心、省心,我们这些手艺人也才安心。”

  多年来,赵保亮不计得失,专心致志地守护着这门濒临失传的手艺,现在他将这手艺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本村的赵永红、赵永青等三四个青年木工。赵保亮说:“我老了,干不动了,但农村还需要马鞍、马架,不能让这门手艺失传”。

0
(责任编辑:刘雯霁)